• <em id="vcqyo"></em>

    <div id="vcqyo"></div>

    1. 江山文学网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      当前位置:江山文学网首页 >> 看点文学 >> 短篇 >> 情感小说 >> 【看点】摁一个死契(小说)

      精品 【看点】摁一个死契(小说)


      作者:王能伟 举人,4071.01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1928发表时间:2019-02-19 10:48:42
      摘要:人们的日子越来越好,“我”是自行车、摩托车、小轿车的见证者,山里人们的日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。“我”和婆娘、舅官儿刘彪子之间的恩恩冤冤、酸甜苦辣是一本读不完的书。我和婆娘生活在彪子哥的谎言里,被一些生活琐事儿羁绊,这也许就是山里?#35828;?#26085;子。“我”买了辆比亚迪后,开飞车的彪子哥就把它当作自己的私有财产,从城市一回到刘家铺,车钥匙就挂在了他的腰间,惹出了很多违法违章的事儿,让“我”给他擦屁股。最后一次借车,“我”别出心裁地想出了借车协议这个上上之策,但一切都晚了,“我”不得不按住彪子哥那僵?#25830;说?#25163;指,在借车协议上摁下了一个死契。我心茫然,不知法?#22909;?#22825;该如何判决……

      【看点】摁一个死契(小说)
         一
         我什么都不想说,心里有些烦闷,总有一口气憋在心口。?#35828;街心?#20102;,牢骚太盛防断肠,而立之年?不,已经四十了,不惑之年。到了这个年龄,多少事儿应该看得开,沉稳一些,上有老下有小的,不应毛躁,对,就该以平和的心态看世间万物,生老病病,潮涨潮落,日升东方,夕阳西下,不会?#38405;?#20010;?#35828;?#24847;志而转移。累了,我小憩一会儿;渴了,我沏了一杯绿杯?#27426;?#20102;,我就想吃什么就吃什么。反正现在的条件越来越好,日子越过越舒心。哎,烦心了,就去抽支烟,散散步,也散散心情。
         一个大老土,山沟沟的?#25628;?#19981;就是有一点高中文化,还装个球清高,告诉你,如今文化不?#30331;?#20102;,沟里、沟外的大学生一抓一大把的,还不照样开着“二斤半”的耕地机,一肚子墨水还不照样还给书本了,还捧着绿茶散步呢,你是城里人吗?有本事儿去城里买套房子,让老娘也品品洋味儿、享享清福去。她不是我老娘,而是我婆娘。沟里的婆娘就是这个屌样儿,发起牢骚来,就如剥豆子般噼噼啪啪个不停,你就当她是连环炮似的响屁,响屁不臭,有?#35910;?#31995;呀?哎,有啥办法呢?男人就是金钱,挣得?#21019;?#38065;的男人才受婆娘青睐,在家里,你就是老大,你就是爷;挣小钱的男人?#22351;?#21463;着窝囊气,憋着,装瘪三,敢发火吗?你发个试试,婆娘立马屁股一扭,跑回去了娘家。
         老丈母也不是好惹的,有钱的姑爷去了屋前房后捉母鸡,无钱的姑爷去了喝凉水。喝凉水还算是不错的,有的跟婆娘穿一条裤子,眼睛一瞪,咋了?养不起?#19968;?#32781;个啥威风?挣点儿尿钱尾巴都翘上天去了,不行,你去离吧,我家闺女不愁找不到男人,甚至还找个有钱的,?#19968;?#21487;以收大?#19990;?#37329;,反正,瞅瞅沟里、沟外,有女人打光棍吗?就是个寡妇也是抢手货,反倒男光棍成把成把的抓。她的话倒是实话,凡提到光棍一词,沟里、沟外的人都会和男人联想在一起,决不会想光棍是女人。
         我想当光棍吗?当然不想。以前,城里的年轻男女三十好几了还不成家,叫什么来着?#28212;D小?#21097;女。剩下的?#24515;?#22899;女,没人要,非也。生命诚可贵,爱情价更高,若为自由?#21097;?#20004;者?#38053;膳住?#20381;我看,干脆叫圣?#23567;?#22307;女,不食人间烟火吗?和?#23567;?#23612;姑看透红尘,心静如水,达到了脱俗换骨的境界。我才不那么想,那样想就是?#20498;稀?#21574;子。我是正宗的山里人,有着山里?#35828;?#35802;实、本分,因为我高中毕业,有股酸儒气。人贵有自知之明,也常常给自已画张像,瞧瞧自已,不是正衣冠,而是瞅瞅自己的缺点、优点,以求改进,寸有所长、尺有所短。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顾家,若不顾家,婆娘早让老丈母煸动着找有钱的男人赚第二道礼金去了。我谈对象的那个年代应该是九十年代,红旗牌、长征牌自行车盛行的年代。我用一年的提砖?#36820;?#24037;钱买了辆红旗牌送给?#27515;?#19976;?#31119;?#32769;丈母年轻力大,几天时间就学会了那有着三角架支撑能拉一袋子尿素的自行车。哦,差点儿忘了,老丈母是本沟里人,知根知?#20303;?#25105;不?#32511;?#20320;?#23110;?#22823;闺女最后黄了,人财两空,跑了和尚跑不了庙,所以呀,我才大胆把那辆红旗牌自行车送给?#27515;?#19976;母当礼金。老丈母呀,骑着红旗牌自行车,驼着一袋氯化?#32972;舴剩?#27807;里的土路上一?#36820;?#33261;气,她?#27425;?#21704;哈,脸上?#27807;?#37324;夹杂满意的笑容,粗壮有力的大腿蹬着满是辐条的车轱辘,一屁股左扭右扭的,随着惯性,红旗牌在土路上蛇行,引来沟里无数羡慕的目光。这是沟里第一辆现代化,老丈母得引以为豪,她骑的得意、潇洒,且让我那小我三岁的舅官儿也学,舅官儿学会了,那辆红旗?#35780;?#24212;归他的,尽管是我买的,但是我送出去了,送出去的东西就不能再要回来,吐在地上的浓痰,哪有舔回嘴巴里的道理?这样以来,我只有心痒着干看着的份儿。
         婆娘就是这辆红旗牌换来的。事后,我也算过?#21097;?#20316;过比较,货比三家嘛,有比较才有区分,更能长见识。那时最大的票子是10元,而现如今的票子面值100了,那时一分钱能买一块橡皮,一支铅笔,或是一盒洋火,现在还有一分钱吗?早成了?#21734;?#20102;,?#39029;?#20026;无价之宝,我真有些后悔,悔当时不把这些黄纸做的一分钱积攒起来,至少我现在也是过千万的富翁了。胡思乱想,扯球蛋儿,你能预知未来吗?若?#24515;?#20010;球本事儿?你还在一穷二白的穷山沟里混?#32972;健?#28151;日子?言归正传,扯球蛋的目的也就是作个比较,那时七八百块的红旗牌自行车,按现在的行情,至少也是七八万,买辆国产的中档小轿车还是够的,如吉利、奇瑞、东风风光等,买车不要买老外的车,说得好听点儿,就是买面子;说得不好听,就是卖国贼,崇洋媚外,为啥拿自己兜里的钱给自己交税,?#36824;?#24378;民呢?专要把自己的钱给老外交税。我就不干这种傻事儿,比如,要买就买我们自己产的红旗牌自行车,名字就很好听,响当当的。
         通过比较,婆娘能随便不要吗?能随便换吗?如今沟里的?#23110;?#22823;闺女明码标价,十二万,够买一辆高配的国产裸车了。沟里有些?#20498;希?#35828;着不三不四的话,婆娘是个鬼,又要?#33073;?#21448;要米,我不要我不要,不要就当光棍条子;?#24515;?#20040;多票子,买辆大奔,想去哪儿兜风就去哪儿兜风,逍遥自在。我想说,你知?#26469;?#22868;多少票子?非也,摇头;你知道小车子兜风渴了喝白开水?笑笑,渴?#35828;比?#26159;喝凉白开。?#32781;?#21517;?#26102;?#25105;用得好,还用上凉白开了,有水平,我不得不佩服得五体投地,竖起大拇指。算?#27492;?#21435;,我的婆娘不算贵,只用了七八万,是标价的三分之二,还赚了三分之一。既然不亏,当然婆娘还是要要的,不能随便就丢了,丢了永远就找不回来了。不信,人就试试,如今的公婆都怕儿婆娘,把儿婆娘当神供着,不供着行吗?不哄着儿婆娘,就扔下?#38405;?#30340;毛孙?#20248;?#20102;,跟了有钱的男钱,当二奶、小三,人生得意须尽欢,今朝有?#24179;?#26397;醉,哪天死了,都是一个屌样儿,球朝上呗。公婆们都学?#19981;?#20102;,哄死人也不偿命。
         人常说?#30418;?#31119;是啥呀?老婆娃儿热炕头呗。光棍条子?#35789;?#20320;开着大奔,我也不稀奇,没婆娘没娃儿,就没有完整的家,没有完整的家就不是完整的人,是有病的人。我一直这么认为,不过,这只是我的个人观点,不能一棒子打死,全盘而论。家,永远是个避风的港湾。
         这些话,牢骚话?心里话?能向谁说?向婆娘说,同床共枕,一日夫妻百日恩,应该跟我一条心。不对,古言道,母女同心,我那贪财的老丈?#31119;?#25105;那蛮横的婆娘,婆娘、老丈母穿一条裤子,是一丘之貉。三个臭屁?#24120;?#36187;过诸葛亮。再加上那二百五的舅官儿,正好三个,况且不是?#25442;?#25918;臭屁的臭屁?#24120;?#32780;且个个能放响屁,响屁不臭,臭屁不响,相比之下,响屁更?#21861;瘢?#20026;啥呀?臭屁是闷葫芦,放出来?#22351;?#22768;音,臭气熏天,谁放的?没人承认,不了了之;响屁声音震天,而且知道屁主人是谁。我是个爱放臭屁的人,不放响屁,但我惧怕响屁。老丈人那牛哞般的粗嗓门儿只要一?#25243;彀停?#25972;个?#30340;稀⒐当薄?#27807;上、?#36842;氯?#37117;听得见,还有舅官儿那二百五般的暴脾气,一吼起来,不说声音,沟底的土层也要抖三抖,婆娘跟着助威。我就算是智多星诸葛亮老前辈,能?#36820;?#36807;三个响屁匠吗?我选择了沉默,沉默是金,是一?#20013;?#20859;,是人生最高的境界。但沉默不能代表我在沉默中灭亡,三不时对着他们“三人团”放一个臭屁,猪尿脬打脸不痛——骚气?#30416;擰?#25105;这是臭屁不响,熏灭她们的威风,且不知谁放的。哎,这法子叫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。生活本来就是甜酸苦辣,不能光有甜的,童话《小?#20061;?#30340;故事》不是说的好吗?#21683;说?#33080;上光有笑是不够的,要有各种表情去应对生活、体验生活。
         ?#39029;?#19981;可外扬。既然我选择了婆娘娃儿热炕头,有些事儿就得忍着,宰相肚里能撑船,我的娘亲呀,船多大?肚子多大?只能说明宰相的肚子是沟底的河流,不对,沟底的河流能撑船吗?载一个?#35828;?#23567;船放进去?#19981;?#25601;浅。宰相的肚子得是江海,在电视里见过那种翻滚?#21028;?#28044;波?#35828;?#27743;海,气势不仅吞人,甚?#37327;?#20197;噬山川大地。我是平民百姓一个,没有这种肚量,有时可以说是小肚鸡肠,所以我当不了宰相,但我懂得好男不跟女?#36820;?#36947;理,肚里也只能撑得下小时候用?#23383;?#25240;叠的那种小纸船,或者说是一片飘浮在沟底的河流上的一片绿叶。这样说来,?#19968;?#26159;有一定气度,不跟老丈母斗,跟她斗,不说喝母鸡汤,甚至连凉水都不让你喝,你还得拿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,装着一副傻不?#31574;?#30340;笑容,求着她给口不用掏钱的凉水。我也不跟婆娘斗,跟婆娘斗也?#22351;?#22909;下场,不信?你试试,?#36820;慕?#26524;,轻的跪搓衣板,重的你就睡床?#35013;桑?#19981;让你挨身,这是婆娘整男人最好的法子。我的肚子容忍的婆娘和老丈?#31119;?#34429;比不上江海,但也可?#38053;?#31216;沟底的河流吧,撑一叶纸船或一片树叶。
         你说跟朋?#20122;?#35785;吧,沟里倒有个朋友,狗子,互比着鸡鸡长大,挺要好,年轻时代,?#30772;?#30896;着?#30772;浚?#22823;口吃肉的事情总少不了他。他讨了个牛高马大的婆娘,把他那瘦弱的身子给压下去了,打,打不赢,骂,骂不赢,拎起他,像老鹰抓小鸡。他曾经给献过一法宝,婆娘,是打出来的,越打越乖巧,越娇惯越上你头上拉屎。我?#27425;剩?#20320;打你婆娘吗?他哑然无语,怔了半天,冒出一句,我打不过我那牛高马大的婆娘,你有力气,你打得赢。按照这法子,打得赢是大哥,打不赢是二哥,狗子从小就是我给打下去的,我是大哥,他是二哥。难道是他献的法子?猪脑子都会,是我自己发明实践出来的。
         那次跟婆娘打嘴巴官司,我一巴掌煸了过去,不曾想婆娘的脸一偏给躲过了,我的手煸到门帮上,差点儿骨折,血肉之躯与铁门相比,无疑鸡蛋碰石头,痛了个?#35328;隆?#23110;娘成了一只发威的母老虎,抱住我的大腿,对着腿大?#21024;?#26159;一口,实际是咬住我的屁股了,活生生地咬掉了一块血淋淋的肉团儿。我疼痛得呲牙咧嘴,大声求饶,婆娘婆娘,你咋真成?#27515;?#34382;了?这是人肉,不是猪屁股。婆娘吃了一口左边的“猪屁股?#20445;?#21448;要吃右边的“猪屁股”。我岂能是?#20498;希?#28216;击战术中不是说了吗,打不赢就溜。我捂着左屁股跛着腿脚狠命地逃走,土路上洒落了一?#36820;难?#28404;儿。婆娘受了委屈,娘家是她的衙?#29275;?#32769;丈母是铁面无私的“包青天”。沟里、沟外哪个男人欺负婆娘了?逞能?长本事儿?罚打五十大板,充当帮凶的理所当然是舅官儿。我?#22351;?#36330;下求饶,男儿膝下有?#24179;穡?#19978;跪天地,下跪?#25913;福?#36825;老丈母也是?#25913;福?#19981;跪行吗?我求饶着,左屁股有?#32781;?#25171;右屁股。舅官儿抡起老丈母纳的那只充满母爱的千层底,足足打了五十鞋底子,右屁股肿成了刚出锅的馒头,他才肯罢休,真正为她的姐姐出了口气,姐弟情深呀。我躺在床上个?#35328;攏?#36824;得自己洗衣做饭。何苦呢?自讨苦吃,制服狗子的法子在婆娘这儿失效了,我甘拜?#36335;紓?#23454;实在在落下个气(妻)管炎(严)的病根。哎,无奈呀,谁让我摊上了个知根知底的婆娘?
         君子之?#22351;?#22914;水,平平淡淡才是真。狗子是我朋友,也是我亲?#20540;埽?#20146;?#20540;?#26126;算帐。为此,?#20540;闷?#23064;与狗子那牛高马大的婆娘心存芥蒂,见了面各自头昂着向天空,大?#28902;?#22825;,各走半边,也好,互不干涉。婆娘咳了一口浓痰,呸地一声吐出去,优美的抛物线不斜不偏地落在了狗子婆娘的面前,婆娘得意地笑了。哎哟,我家骚母鸡咋这不会屙浓根子呢?狗子婆娘吆喝着。一场恶战果就?#27515;?#24320;序幕,地?#39134;?#23545;着强龙,一山难容二虎,战果当然是两败俱?#32781;?#25105;婆娘成了乌眼圈,狗子婆娘红?#36710;?#25104;了青?#36710;埃?#22836;发都扯掉了五缕,算是扯平。老村长出?#26041;?#20915;了,走个路还打架,你们吃饱了撑着没事儿,我没闲工夫嚼舌根子、?#38590;?#24110;子,清官难断家务事儿,婆娘都是祸水,各扫门前雪,各家男人治各家婆娘,说罢,甩开袖子,?#21483;?#28165;风扬长而去。我和狗子?#22351;?#25910;拾残局,涂药、做饭,伺候下崽的母猪般伺候着,生怕有闪失。什么“清官难断家务事?#20445;看?#38271;你个瘪三,你这是踢皮球,推?#23545;?#20219;,你还配得上“清官?#20445;?#28165;官个鸟儿,我伺候着婆娘三不时地发着牢骚。狗?#26377;值?#20063;离我而去,酒不喝了,肉也不吃,更谈不上狐朋狗友了,算得上君子了,抬头不见低头见时,也只是彼此对望一眼便匆匆离开,清淡得如沟底的溪流,只有清淡了,妯娌关系?#19981;?#21644;了。
         对,人间最亲的莫过于母爱了,母爱是圣洁、无私、伟大的,它能包容万物。跟娘亲说说吧,自从有了婆娘,有了婆娘忘了娘,我就跟阿娘分开了住。能住一起吗?婆媳关?#24403;?#26469;紧张,紧张得如《射雕英雄传》里的神弓,一触将会射杀死两只雌鹰。三十年媳?#26223;?#25104;婆,阿娘?#22993;?#26377;熬成婆,白皙的?#36710;?#29100;满皱纹,苦楝树皮一般,陷得很深,尽?#22278;?#26705;,却熬成了免费的保姆。看看,沟里、沟外,奶奶带孙子,天经地义,像给儿子讨婆娘一样,是责任、义务,我也没办法,免费保姆还得当好,出了差错可不交待。我对阿娘说了,沟里的风气咋成了这样?#22570;?#23064;抚摸着我的头,娃儿,是日子越来越好了,以前个穷年代,生娃儿跟下猪崽一个样儿,一生一大窝,?#29616;?#23869;般拖大,如今婆娘珍贵了,只生一胎,男人有本事儿,什么事儿都能干,?#21024;?#26159;一样永远不会,能生娃儿吗?这个事儿能把一个大男人给咽死。咋了呢?#22570;?#23064;的口气跟婆娘一个样儿,?#19968;?#26159;不说了好,免得再生是非。阿娘说,我不当免费保姆你当呀?我无语。看样子,阿娘的免费保姆还当得津津?#20540;饋?

      共 58556 字 13 页 首页1234...13
      转到
      【编者按】生活就是生活,容不得半点虚假和做作,这是谁都明白的道理。可是有些人偏不这样,总想超越现实生活,使自己活在虚假的幻境?#23567;?#36825;篇《摁下一个死契》中的刘彪,一辈子就是靠謤人忽悠别人过活,他不仅忽悠外人,也忽悠与自己有着亲情关系的妹妹和妹夫,甚至连他的老娘也被他忽悠了。整个村庄的人,也只有他老子刘老实不相信他忽悠?#35828;?#39740;话,知道他是开着别?#35828;?#36710;子回村庄里显摆,他自己其实混?#20204;?#26031;?#22218;印?#23567;说以“我”——王智文的语气讲述了一个非常现实的故事,成功地塑造了刘彪、老丈母、“我”老婆刘碧、刘秃子和砖厂女厂长等几个有着现实生活影子的?#24080;?#24418;象,堪称一篇非常不错的情感小说佳作,推荐与读者朋友们共赏。【编辑:湖北武戈】 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F201902240008】

      大家来说说

      ?#27809;?#21517;:  密码:  
      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湖北武戈        2019-02-19 10:53:16
        小说既有现?#20498;?#29031;意义,也有现?#21040;逃?#24847;义,欣赏了,问候王能伟老师,新春快乐!
         建议:王老师在以后投稿前多检查几遍,不要出现太多的错误。
     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!
      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王能伟        2019-02-19 14:10:12
        非常感谢武戈老师的精彩点评,祝老师及文友们元宵节快乐。
      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湖北武戈        2019-02-25 16:42:39
        恭喜佳作斩获精品,祝贺王能伟老师赢得开门红,新春快乐!
     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!
      回复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王能伟        2019-02-25 20:43:22
        谢谢武戈老师鼓励。
      共 3 条 1 页 首页1
      转到
     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      分享按钮 腾讯分分彩是官方的吗
    2. <em id="vcqyo"></em>

      <div id="vcqyo"></div>

      1. <em id="vcqyo"></em>

        <div id="vcqyo"></div>